rss
联系方式:010-51667044

《我的钻石人生》第05章
2015-07-17 16:40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编辑:何欣   评论:0 点击:

《我的钻石人生》第05章:死都要成功!
        1997年的6月25日是值得我永生怀念的,那天,是我英语四级考试的大日子。四级4次未过早已让我身心憔悴,而通不过四级就拿不到学位证,拿不到学位证就没有好工作,没有好工作就没有好前途——通过四级,亲眼看到我戴上学士帽,是母亲临终前唯一的心愿。
 
         当我离开考场回到宿舍的时候,我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他精心测算了我从考场回到宿舍的时间,就在我路过宿舍小卖部的那一刻,电话响了……电话那头情绪低沉,我的心头开始隐隐不安。母亲重病已经一年多了,犹记得一年前的那个夜晚,身为国内中药材鉴定专家的母亲合上厚厚的《病理学》,抬头对父亲说:“我将死于阿斯综合征!”那情景至今让人心碎。
 
        星夜回赶,凌晨五点的寒意中,在通向家门的胡同儿口,两行花圈默默伫立。看见了母亲的名字,刹那间,我的脑海一片空白,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大脑停止了思考。泪水,没日没夜的泪水,三天三夜……父亲为了能让我安心考试,将母亲去世的消息瞒了下来,而那时,母亲已经在冰柜里躺了整整一个礼拜,只等着我回来……
 
        最后一次见母亲是那年的“五一”长假,在天津二附属医院的病床前。临走的时候,母亲拉着我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,我知道,她是不放心我。在天津这座冷漠的城市里,已经再没有人会帮助我们了。我问母亲,还记不记得1990年从武汉到天津的火车上,坐在我们对面的一位男士曾对她说过,她儿子将来一定会有一番非凡的成就?母亲说,她不记得了。还记得当年的火车上,母亲非常开心,相信普天下的母亲那时那刻都会一脸的灿烂吧。记得母亲当时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那位中年男士说:“看你儿子的眼神就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    是的,母亲已经不记得了,但我还记得。1994年9月大学新生报到的时候,父母到车站送我,列车缓缓开动的时候,隔着静静玻璃窗,母亲哭了,我也哭了……她做梦都想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能够顺利毕业。一定会有一番非凡的成就,是母亲临终前我对她最后的承诺。一年后我大学毕业,三年后我做了经理,四年后我加入了美路,六年后我上了DD,九年后我被系统认承为钻石……
 
        苍蝇不叮没缝的蛋,美路以及所有直传销苦苦寻觅的就是我这样的蛋:拼搏、焦虑、迷惘、痛苦,渴望成功却又“报国无门”。当上帝关上所有的大门时,也一定会为你留上一扇窗。在你最渴望成功、最感到人生无助的时刻,美路,就像一根救命稻草天使般地出现在你的眼前。想抓住那根稻草,相信是所有正常人最本能的反应。
 
         欲望和梦想,既是天使又是魔鬼。一个人在心灵最脆弱的时刻,也是最容易被催眠的,就如同爱情一样。这,或许就是新美路们充耳不闻、如痴如醉的根本所在吧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钻石 人生

上一篇:《我的钻石人生》第04章
下一篇:《我的钻石人生》第06章

分享到: 收藏